荀墨菡

初冬之雪

挺OOC的,工作榨干了我所有的灵感qwq

一个初遇的故事,真·小学生画风()

 

来到苦境的第一个星期,吞佛觉得一切糟透了。

一个星期前,到了入学年龄的吞佛被一步莲华以“袭灭天来在异度魔界没有学区房”为由,夺回了吞佛的抚养权,胜利的将吞佛带回了苦境,住进了教育资源优越的苦境佛门小区。

6岁的小吞佛当然不同意,这一切荒谬极了!他为什么要搬去苦境佛门小区?!

吞佛童子是一步莲华和袭灭天来还没有分家的时候收养的一个宝宝,如今水火不容的两位彼时也曾你侬我侬,佛门小区的房产也是两人当初一起置办的。可惜好景不长,在小吞佛3岁的那年,两人因三观不合在数次辩论无效后大打出手,感情破裂,转而开始分手分家抢孩子。

“吞佛是魔,怎么能跟你去苦境!”袭灭天来将小吞佛拉到身后,哈哈哈的嘲笑一步莲华。

似乎是看出了袭灭天来绝不会在孩子的事上松口,一步莲华竟然没有再坚持,露出了一个佛性的微笑:“世间因果早有注定,万物终会回到自己运行的轨道上。”随后飘然离去了。

3年之后,6岁的吞佛到了入学的年龄。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民和魔民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人口激增,教育资源也越来越紧张,没有学区房的家庭只能让孩子去上野鸡小学,在现在这样紧张竞争的年代,输在起跑线上无异于将孩子的未来视作儿戏。

袭灭天来在异度魔界混的不错,但他没有学区房——这是致命的问题。这不能怪他,他和一步莲华分手前不久,两人刚在苦境佛门小区置办了家产,现在房价这么贵,让魔尊者短时间内立刻买一栋学区房是不现实的。况且他有没有带过孩子,怎么知道现在上学已非他小时候,是需要提前几年就开始做准备的。

总之,这是一场一步莲华的阴谋,或者说是阳谋,这并不重要。

吞佛还是觉得荒谬:“那你可以教我啊!你不是高级教授吗?!不会连一个小学生都交不了吧?!”

袭灭天来沉痛的说:“现在找工作文凭是敲门砖,简历中没有一份好的大学文凭做敲门砖,无论你有多高的能力都没有用。而要有一份好的大学文凭,就要上重点高中,要考上重点高中,不上重点初中是不行的。重点初中和重点小学光成绩好是不行的,得在学区范围内。吞佛,我怎么舍得让你和一步莲华那个秃驴去秃驴小区,但你的朋友银鍠家的那几个小崽子都去精英小学,你的天资是最好的,我不能让你输在起跑线上,去野鸡小学啊!”

任凭吞佛一千个一百个不愿意,在跟着一步莲华被迫踏上旅途,经历了逃跑被捉逃跑被捉逃跑被捉之后,还是被带到了苦境佛门小区。

“我是魔!我不要在苦境上学!你不送我回魔界,我就不上学!”来到苦境的第一天,吞佛采取了抵抗政策。

“未成年人要听监护人的话。”一步莲华微笑着说,“如果你想回去,成年了以后自由你做决定。”

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小吞佛改变主意,得意的说:“你不送我回去,我就不吃饭!”

慈爱的圣尊者微笑着睁开双眼。从楼旁路过的居民隐约听到庄严圣洁的咒声。

路过的妖道角:“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头疼,还是走快点吧。”

当晚吞佛乖乖的吃了饭,他还只是一个6岁的宝宝。

来到苦境的第二天,一肚子气的小吞佛在楼下闲逛,看到一个笑眯眯的和尚正在自己和自己下象棋。

“小友,下一盘吗?”看见吞佛一直盯着象棋,和尚友好的招呼道。

小吞佛不禁扬起一丝笑容,论下象棋,无论是同辈的螣邪郎,赦生,黥武,还是长辈中的袭灭天来,补剑缺等象棋高手,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秃……咳,你输定了,论下象棋,我称第二还没有人敢称第一。”

一个时辰后……

“看来小友自称棋中高手,实际水平也不过如此嘛。”自称一莲托生的和尚佛性的笑着说出不佛性的话。

……

来到苦境的第三天,本来以为情况还能再糟到哪去的吞佛发现自己养的两只小猫丢了一只。窗户开了一条缝,二楼的距离对一只猫来说实在不算什么。两只小猫是吞佛从小就养的,在异乡它们无疑是小吞佛最重要的伙伴了。现在房间里只有棕色皮毛的小猫杀诫,看到吞佛回来立刻对着吞佛和窗口喵喵的叫起来,而红白相间的小猫朱厌已经不见了。

显然是跳了窗,猫天性好动,一直被锁在屋里怕是憋不住的。吞佛冷静的做出判断,朱厌玩够了大概就会回来。内心却着实有些焦虑,朱厌是第一次来苦境,对周围一切都不熟悉,要是迷路了就找不回来了。

当晚朱厌没有回来。

第四天朱厌没有回来。吞佛找遍了小区周围,都没有见到那只毛色鲜亮的红白色小猫。

第五天朱厌没有回来。吞佛到更远的地方四处寻找,仍然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第六天朱厌还是没有回来。

第七天,又急又气的吞佛将一步莲华的KTV曲目圣佛灭罪抛之脑后,在佛门小区大肆搞起了破坏,将公共锻炼设施的螺丝统统卸掉,在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扮鬼坐机关吓哭了几个可爱的小姑娘,书上的鸟窝和地上流浪猫的窝被互换位置……

发泄完心中焦急和不满的情绪,吞佛渐渐冷静下来,心中涌上一阵难过的情绪,朱厌还是没有找到,连附近流浪猫的据点都找遍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今天大闹一通,一步莲华那里是不能回了,杀诫在脚边蹭着,吞佛心中开始思量,要不干脆离家出走吧?异度魔界自己虽然回不了,随便找个地方也比这个鬼地方好……“阿嚏!”

天空开始下雨,已经入冬的雨冰凉刺骨,虽然现在的雨势尚且不大,但天空乌云密布的样子,只怕雨势会越来越大,一时半会也不会停下。吞佛俯身抱起杀诫,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然而站起身的那一刻,却似乎愣了一下,那是……

不远处的一栋居民楼的3楼,一个红白相间的影子滑进了3楼的一个窗户内。

是朱厌!!!

 

“叮咚,叮咚!~”

吞佛一边使劲按门铃,一边心中暗暗盘算,如果对方不开门,是爬窗还是砸门。

“叮咚,叮……吱。”门开了,不只是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暖气,杀诫一溜烟从吞佛怀里跳了出来,流进了门缝。

开门的是一个和吞佛差不多大的孩子,头发软软的有点像一团绿色的海藻,看上去很好揉,这是吞佛没想到的场面,蓝色眼睛的孩子对着不速之客并没有露出警惕的情绪,温和的问:“发生何事?”

他的眼睛真好看。小吞佛有一瞬间的愣神,气势弱了下去,威胁对方将朱厌还给自己的计划不能用了,吞佛指着门缝说:“我的猫进去了。”

对面的孩子一下子笑了:“你先敲门,猫才进来。”

吞佛还没来得及找下一个理由,门已经大开了,疑似偷走朱厌的孩子拉起吞佛的手,将他带进屋里:“快进来吧,外面雨大,都淋湿了。”

轻而易举的步入敌营的吞佛似乎有些没回过神,屋里似乎没有大人在,只有这个孩子在家。论单挑同龄人吞佛还没怕过谁……说起来这家的布局和一步莲华家是一个户型……不对!我站在客厅发呆干什么!抢了朱厌就走,再给这个偷猫贼一点教训!

……可是……吞佛眼前闪过那双碧蓝色的眼睛……他还是个孩子,他不像会偷猫的样子……

对了,也许是他家大人偷走了朱厌,骗他说小猫是买的。在小吞佛左思右想的时候,这家的小孩子又从里屋走了出来,怀里抱着一堆衣服:“你淋了雨,会感冒的,洗个澡吧。”

“嗯,谢……不对!我的猫呢?!你把我的朱厌和杀诫藏到哪里了?!”

“朱厌,杀诫?”小朋友蓝色的眼眸瞬间闪过疑惑和了然,拉起吞佛的手将他带向一个房间。

又软又暖和,吞佛情不自禁的捏了捏。

小朋友的手抖了抖,也没生气,推开一扇屋门,里面的三只小猫映入眼帘,两只自然是吞佛的杀诫和朱厌,还有一只没见过的绿色的小猫,三只小猫你舔舔我,我舔舔你,滚成一团。

看着若无其事的朱厌和新加入后玩的同样开心的杀诫,吞佛觉得受到了背叛。

这家的小朋友友好的介绍:“这是我的猫,叫莲谳。前几天带回了这只猫。”说着它指了指朱厌,“我看不出是家猫还是野猫。”

吞佛立刻骄傲:“朱厌岂是一般的家猫可以比的。”

朱厌听到吞佛的声音,停下玩耍,喵喵喵的扑过来,杀诫也跟着一起跑过来,在吞佛脚下打滚。吞佛觉得内心的负面情绪似乎在这间不大却暖和的房间渐渐消散了,一直皱着的眉头也舒缓下来,心中涌起一种难言的情绪。

刚才默默离开的小朋友又走进屋里,端着一杯热茶:“你淋了雨,又不洗澡,喝杯茶吧。”吞佛不再拒绝对方的好意,心中翻涌着莫名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高兴,一口喝下半杯茶:“好茶。”

“你牛饮了。”

“好茶就该牛饮。”吞佛毫不脸红,心跳却有点快:“你叫什么名字?”

“剑雪无名,你呢?”

“我叫……”正想报出自己的姓名,吞佛突然想到,自己今天大闹佛门小区,小魔头的恶名怕是已经传遍了,鬼使神差的,一句像都没想到的话溜出嘴边:“我叫一剑封禅。”

身上的衣服又冷又湿,吞佛有点后悔没接受剑雪无名让他洗个澡的建议了。剑雪无名很上道的再次提出邀请:“还是洗个澡吧?”吞佛差点没激动地抱住他。

洗完澡,吞佛穿着剑雪提供的睡衣,喝着剑雪泡的暮雪,坐在剑雪的小床上,左抱着朱厌,右抱着杀诫,这几天的糟心经历几乎忘得一干二净。要是让袭灭天来和螣邪郎他们知道,自己会对一个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人几乎全然卸下防备,甚至还怕自己恶名远扬编了一个名字,怕不是要被他们笑掉大牙。然而这个念头也只是像茶点一样转了一转,随即被抛到脑后。

怎么样才能留宿在这里呢?这里太好了,待过这样的地方,谁会愿意再回一步莲华家。

然而吞佛并没有思考多长时间,门口传来钥匙的开门声,吞佛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两只猫也跟着在地上转起圈来。剑雪了然的跑出屋外,啪的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吞佛还没来得及体会这份默契的喜悦,屋外传来一个他忘不了的声音——窝草下象棋的老秃驴!

“为何回来这么晚?”小剑雪疑惑的问道。

“今天小区里出了点事,有一个外乡来得混蛋孩子,叫吞佛童子……”一莲托生把吞佛的光荣事迹讲了一遍,“他和你差不多大,皮肤很白,穿着白衣服,红头发,剑雪如果你遇到他,要离他远一点……嗯,或者和他打一架,给幼儿园的弟弟妹妹们出出气。”

剑雪乖巧的点点头:“我知道了。今天很累,先休息了。”

“晚饭不吃了吗?”

“好了叫我,又累又饿,要吃很多。”

 

开门。关门。

吞佛的脸色一如既往,看不出来什么,但坐姿不再放松,有点像提防敌方的野兽,剑雪进来的一瞬间,这种姿势演绎到了极致。

“一会才能吃饭,要不要先吃点水果。”剑雪掏出两个从客厅顺进来的桃子。

“你……”

似乎感觉到了屋内气氛的紧张,蹭在剑雪脚边的朱厌不安的喵喵叫起来。

“吞佛童子。”小剑雪毫无先兆的突然叫出他的本名,“我的朋友。”

“……还有别的水果吗,我不想吃桃子。”

“挑食不好。”

 

第二天早晨,天才朦朦亮,吞佛醒的很早,旁边的小剑雪还在熟睡,莲谳趴在他的怀里,朱厌睡在床的一角,杀诫则趴在地上,大概是嫌一张单人床挤了两个人三只猫太挤了,怒而跳床。

窗外似乎莹莹发着光,吞佛趴到窗边,不知何时冰冷的雨滴已经化成了白色的雪花,窗外铺天盖地一片雪白,一朵六角形的雪花落在窗户上,慢慢的融化。

来到苦境的第8天,吞佛觉得一切太好了。

 

PS:写完以后才想起来开学季不该是在冬天……EMMM不管了就当苦境新年级的开学在冬天吧!(你走)


谁动了梅花坞的暮雪茶月饼?

一个卖月饼的故事,好好的暮雪茶月饼里惊现带鱼和韭菜,在中秋节前夕被顾客找上了门,真相究竟……

 

阅前提醒:吞禅一人,逻辑无,OOC有,有用到一点原剧口白,介意右上TwT


部分人物、事物介绍:

梅花坞:北域经年新开的月饼店,以暮雪茶月饼闻名,生意非常火爆

剑邪:梅花坞店主,暮雪茶月饼的发明制作者

一剑封禅:一个月前(冻得)昏倒在梅花坞前的流浪人士,被剑邪救治后留了下来

剑僧玄莲:剑邪的好友,相信月饼里出现韭菜和带鱼绝非店主粗心或有意

圆儿:带鱼月饼的受害者

佛剑分说:圆儿的家长

妖道角:韭菜和带鱼月饼的受害者

路人:带鱼和韭菜月饼的受害者

邓九五:邓王爷月饼集团老板之一

北武林三玄音:快递集团,其间为竞争关系

异度魔界:准备打开苦境市场的月饼公司

苦境科技发展状况:大概是处于一个电话普及,手机和网络还没有普及的年代()


      还有两天中秋节就要到了,北域的各个月饼店也都越来越火热。要论今年北域最火爆的月饼,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自然是新店梅花坞的特产暮雪茶月饼。虽然梅花坞开业才短短两个月,但暮雪茶月饼以独特的茶香和粽香,伴随着软硬适宜、糯而不粘的口感,已毫无争议的成为北域今年的月饼之最。由于暮雪茶月饼全部为手工制作,因此供不应求,每天梅花坞还没开始营业,门口就排起了长长的队。

      今天梅花坞月饼店也门庭若市,然而顾客们却不是来买月饼的。

      “喂,老板,给我们一个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啊!”

      “对啊对啊,前天收到在你这里买的月饼,今天打开吃了一口,怎么品怎么不对啊!我再一看竟然是带鱼馅儿的,耍我们玩呢?!”

      “没错没错,我也是慕名专门买这个暮雪茶月饼,听说清甜不腻,唇齿间伴有淡淡的茶香,不仅有茶的味道,还能有粽子的香甜,我才不计较它贵专门订购给我的老婆和小女儿吃,谁料茶月饼是茶月饼,馅儿里面竟然加了韭菜!这下好了,暮雪茶的清甜雅致没尝到,整个月饼和嘴里都是韭菜味,我老婆最讨厌吃韭菜,这下好了,团圆节变分离节,我被老婆赶出来了!就算是相隔百里我也要来讨回这个公道!”

      “对啊对啊,给个交代!”

      “以次充好,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你以为我们分不清茶叶和带鱼吗!”

      听闻梅花坞发生事故的剑僧玄莲闻讯赶来,制造了一点混乱趁着人群不注意溜进了屋:“剑邪,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呢?一剑封禅呢?”

      剑邪看看窗外黑压压的人群:“封禅一大早就出去采购了。”说着将手中的月饼递给玄莲,玄莲接过月饼,不禁眉心稍蹙,月饼确实是梅花坞的样式,外观颜色与暮雪茶月饼无二,甚至从月饼皮上还能闻到淡淡的香气,而掰开月饼,其中的馅儿却平白的多出了韭菜,整个月饼毁之一旦。

      想起门口议论纷纷的众人,玄莲问剑邪:“还有一种带鱼馅儿的?”

      剑邪忧心的点点头,又拿出一个掰开是带鱼馅儿的月饼,虽然掰成两半,仍能看出来本来是一朵梅花的形状,若非掰开,当真与梅花坞的样式别无二致。

      “怎会如此呢?”玄莲皱着眉,“都是这两天卖出去的月饼?”

      剑邪点点头,末了又摇摇头:“不对,是一个月前的。”

      玄莲恍然:“是那一批?”

       

      一个月前的一天,得知梅花坞的生意日益火爆,玄莲给剑邪出主意:“不如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提前多做一些,等到中秋临近一定供不应求,怕到时候会做不过来。”

      剑邪觉得很有道理并提出了其中的不合理之处:“可是暮雪月饼保存不了这么久。”

      两人说话间,电视机广告的声音响起:“冰风岭牌冷藏箱,无论放置多久拿出来新鲜如初,就是这么神奇!现在购买不要999,不要998,只要888!只要888,冷藏箱抱回家!”

      剑邪拿起订购电话。

      剑邪买完冷藏箱,玄莲摇着小扇子:“你不担心是虚假广告吗?”

      “不新鲜不卖就是,冷藏箱今晚就能送来。”

      于是趁着还不算太忙,剑邪赶工做了几天月饼,将它们放置入冷藏箱中。

 

      剑邪回忆说:“前几天并无意外,暮雪月饼在卖出前确实保鲜一流。这两天冷藏箱上层的月饼都已售罄,卖的是下层的。”

     玄莲摇着扇子点点头:“看来问题出在下层月饼上。”

      剑邪摇摇头:“还未可知。前两天临近中秋开通了电话订购的服务,正好将冷藏箱中的月饼拿出来救急。”

      “你是说冷藏箱里的月饼基本都用在电话订购上了?”

      剑邪摇摇头:“反过来。”

      那就是电话订购的月饼都是冷藏箱里的了,所以确实是一个月前的那些月饼有问题,玄莲心中有了初步的判断。听着门外愈加杂乱的争闹,玄莲苦恼的摇了摇扇子:“你打算怎么办?”

      “昨天关门后又新做了月饼,先将金额退去,再每人送一个月饼补偿。”

      玄莲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便是你想赔偿他们所有的月饼,也没有这么多月饼啊。”

 

      剑邪打开门,嘈杂的人群安静了一瞬,随机更如沸石丢入水中,喧闹更加。

      “嗯?”在人群中前方,玄莲看到一个熟悉的银色海螺头和尚,不由得一怔,“佛友也来买月饼?还是……”随即玄莲的目光落在佛剑手里拿着的东西上。

      佛剑大师:“中秋节圆儿想吃月饼,听说这里的月饼最好吃,我给圆儿订购了一盒,昨天收到月饼,圆儿一吃之下竟是带鱼馅儿的。”

      善哉善哉,阿弥陀佛……

      剑邪店主内疚的偷偷多补偿了一个暮雪茶月饼给佛剑大师。

      向嘈杂的人群说明情况,出现奇怪的月饼绝非店主本意,原因尚不明正在查询。人群中有一部分顾客觉得事已发生,不如接受补偿,渐渐地收声了。

      但显然不会这么简单,人群中不知谁扯着嗓子喊了一句:“退钱就算了?!我们的精力和心情白白被影响,这笔账要怎么算?!”

     “对啊对啊!!”人群中一片应和之声,原本已渐渐趋于平和的人群又彻底炸开了锅。

      “诸位听我一言。”佛剑大师上前一步,纷杂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想听听大师的看法。

      “我相信这次的带鱼韭菜月饼事件与剑邪店主无关。”大师此言一出,人群中又隐隐似有骚动,佛剑分说道:“若剑邪店主真要以次充好,用劣等茶叶代替暮雪即可,何必放韭菜和带鱼自毁长城。虽不知为何月饼到我等手里出了问题,但想来其中另有乾坤。”

      “这嘛……大师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啊!”

      “对啊对啊,放韭菜和带鱼不是找死吗。”

      “佛剑大师不会骗我们的,店主也是被冤枉了吧!”

      人群渐渐安稳下来,人们自觉地排好队。

      剑邪店主开始挨个处理,在交谈期间得到确认,出现问题的月饼确实都是电话订购的那一批,也就是说是一个月前放入冷藏箱的那一批。冷藏箱就在自己家中,有自己和封禅在,北域还没有人能无声无息的潜入梅花坞。

      难道……冷藏箱会大变活月饼吗。剑邪看着眼前长长的队伍,冷漠的冒出这个念头。

      如若不然,那就只有……

 

      从上午忙到中午,长长的队伍终于开始变短了,佛剑大师要回家给圆儿做饭,先行告辞了。烈日当空,长时间的排队和燥热使剩下的人群又隐隐开始沸腾。

      玄莲看着眼前又开始躁动的人群,想起了一个人:“剑邪,平时买菜都需要这么久吗?”

      剑邪担忧的目光似是透过人群落在远方:“平时这个点早该回来了,该不会一剑封禅也遇到什么事吧!”

      “你是一个月前把他救回家的,那时你要冷藏的月饼都做好了吗?”

      剑邪反应过来,当下摇摇头:“他不会,我相信他。”

 

      人群躁动之势愈加激烈,排了一上午队的人肚子饿了,脾气越来越大,有人已经按耐不住了:“我们电话订购就是图个方便,结果月饼没吃到,还要大老远的跑来这里受罪,这笔账你要和我们怎么算啊,店主!”

      想到在这里苦等半天,白白受罪,人群被带动了:“对啊对啊,我们凭什么要在这里受罪!剑邪店主你给我们一个交代!”

      话音未落,最先发声的那个顾客突然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从人群中飞出,“咣”的一声摔落在顾客队伍的前面,突然地变故让已经沸腾的人群愣住了。

      一个人从队伍后方悠悠的走出:“这么委屈,邓九五叫你跑来这里闹事,难道没给你发工钱吗?”

      随即他走到剑邪店主身边,揉了揉对方浓郁的海藻发:“剑雪,我回来了,让你麻烦了。”

      “你回来了,一剑封禅。”剑雪店主抓住对方那只似乎很羡慕自己头发的手,对上对方深邃的双眼,“怎么去这么久,你买的菜呢?”

      “还没到菜市场就听说有人来闹场子,我去调查了这件事。”

      一剑封禅的话音还没落,刚刚被打飞的“顾客”不知死活的从地上爬起来:“打人啦!不良店家打人啦!”

      “陆任加,35岁,邓王爷月饼集团的销售部副经理,任期12年,要是这一次你们公司能取得销售量第一的成绩,你那8年不动的‘副’经理也能挪挪位置了。”一剑封禅将几张纸甩在陆任加的面前,纸张上清清楚楚的写出了陆任加的过往,纸张上带出的风压的陆任加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这……”陆任加的脸色变得绿白,似乎是在升值的诱惑与纸风的威胁间游移不定,最终欲望占了上风:“你胡说什么,不不不要血口喷人!”

      “不见棺材不掉泪吗,那我就明白的把真相公之于众!”转向犹豫不定窃窃私语的人群,一剑封禅说到:“今年梅花坞与暮雪茶月饼横空出世,邓王爷集团的月饼销量受到很大的影响,这无疑对要称霸北域月饼界的邓九五等人是重大的阻碍。”

       “这……是这个道理……”人群窃窃私语。

       “可也不能这样断定……”

      一剑封禅不经意的环视了一周,接着说:“诸位你们买的月饼都是怎么买的?”

      “我是电话订购的。”

      “我也是。”

      “我也……”

      “这……”

      一剑封禅和剑雪对视了一眼,剑雪心下了然,默契的点点头,果然是快递公司的问题。一剑封禅接着说:“邓九五等人伙同骨箫的情天十二重快递公司,在运输的过程中将梅花坞的暮雪茶月饼换成了外表相同的带鱼月饼。邓九五和骨箫早有私交的事北域报纸早就刊登过了,诸位不会没有印象,若非琴绝弦的相思海快递公司突然停业,我们也绝不会选择拜托情天十二重托运我们的月饼。”

      “这,好像是啊,邓王爷和骨箫一起看电影还被拍过呢!”

      “是啊是啊,大师也说不可能是剑邪店主,是邓王爷和骨箫快递就都能解释了!”

      “有道理啊……”

      “这,这……你们没有证据,不要血口喷人!”陆任加奋起反抗。

      “证据?情天十二重偷换快递的事已经被苦境快递部门查证,苦境快递部门还查到了情天十二重数日前将带鱼运往邓王爷月饼公司的记录,情天十二重被迫停业关门就是铁证!”

      “对啊对啊!”一剑封禅的这句话不知道戳中了人群的哪个兴奋点,人群沸腾了,“现在有的快递公司,对待快递根本不像广告上说的那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完全就是暴力快递!”

      “是啊是啊,我那天买的一斤水果,到家都变成一进水果汁了!”

      “我的也是,我买的……”

      有热心群众拨打了电话,得知情天十二重确实已经被迫关门整顿了,铁证如山,邓九五等人伙同骨箫为了月饼业绩嫁祸梅花坞和剑邪店主的事已经水落石出,告一段落。

      处理完所有的顾客,已经是下午过半了。封禅放下手里的杂物,揉了揉剑雪的双肩,帮忙的玄莲起身告辞。

      “留下来吃晚饭吧!”剑雪热情地挽留。

      “不啦,今日家中还有事。”玄莲摇着小扇子,“不过只查到了骨箫帮邓九五运送带鱼,韭菜又是从何而来呢。”

      “菜市场吧。”一剑封禅无所谓的说。

      玄莲告辞后,封禅和剑雪收拾完残局已经傍晚了。

      “后天就是中秋节了,咱们明天还卖吗?卖的话我再去买点菜。”一剑封禅拉起剑雪的手说。

      “再卖一天,一起去买。”剑雪回握住一剑封禅苍劲有力的手。

      “这个点菜市场都关门了,去超市吧。”

      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时间闪回一个月前。

      地点:异度魔界月饼公司销售分析会。

      银鍠朱武:“今年之内,我们要打开苦境的月饼市场。经过一个月的努力,大家都取得了不菲的成绩,除了个别成绩极低的魔,还需要加油。让我们来看看成绩最差的是哪个区域。”

      螣邪郎:“哈哈哈北域的销售成绩怎么这么差死心机这不是你负责的吗哈哈哈哈哈!”

      银鍠朱武:“吞佛童子,北域月饼销售不佳的原因可有查明?”

      吞佛童子:“回禀朱董,原因已查明。是有一家名不经传的月饼店横空出世,朱董无需担心,北域今年月饼的销售成绩,会是最佳的。”

      傍晚,出门采购的剑邪店主发现门口倒着一个穿着棕蓝色皮草的汉子,好可怜啊,脸都冻青了!善心大发的剑邪店主把人抱回家。看他一时半会也醒不了的样子,剑邪店主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一会超市就要关门了,想了想带上家里的现金,把人放在床上出门采购去了。

      关上门的一霎,床上的魔睁开眼,得意的笑了。

      傻店主,汝以为把钱带走就防得住了吗?人影蹭蹭窜下床,溜进厨房。

      都是素的……那就……一筐韭菜吸引了魔的注意。

      只要每个月饼中加一点韭菜,味道就全然不同。魔已经打听好了,这批月饼是打算快到中秋的时候再卖的,到时候顾客买了韭菜味儿的月饼,又岂会作罢,到时无论店主怎样处理,卖月饼拼的就是那几天的销量,即使剑邪能力挽狂澜不让梅花坞的声誉受损,时间与精力是必然会耗损的,只要到时候再趁机好好宣传异度魔界的鲜肉月饼,梅花坞今年的月饼销量也只能屈居在异度魔界之后了!

      毕竟是专业的月饼公司出身,吞佛先生三下五除二在暮雪茶月饼中做好手脚,又将剩下的半框韭菜弄得蓬松一些,塞到其他菜后面。

      若是现在直接离去,反倒会引起他的怀疑,魔又躺回床上——等他回来再自然转醒,然后自然告辞。

      ……

      “吱”的一声,大门打开的声音。

      进厨房的声音……放置食材的声音……走进卧室的声音……

      感受到人影的走进,吞佛童子恰如时机的动了动眼皮。还没来得及睁眼,一只温凉的手抚在他的额头上,随即似乎有些担忧的拉了拉他的被子。

      吞佛整个魔卡了一下,但眼皮都动过了,剧本还是要走下去!

      睁开双眼,对上的是一双湛蓝色的双眼,吞佛没去看过苦境的海,那一瞬间突然感悟到什么是海水的蓝色。

      “是你救了我?救命之恩不言谢。你叫什么名字?”

      “剑邪。”

      “那是说与毫无关系的,旁人的答案,你该给我的是你本来的名字,有这么难以启齿吗?放心,我不笑你。”

      “本来名字无,吾遇过很多人,称吾剑邪。”

      “一个人一世只有两事由天,最初的生命与最初的名字,那是入世的表徵,不得,你将何处生?”

      “天不容吧。”

      “既然世俗的天不容你,那从此刻起,吾便是你的天,你入世的名字由我给你。”

 

      时间:中秋节

      地点:异度魔界月饼公司销售分析会。

      银鍠朱武:“今天是今年月饼销售佳期的最后一天了,这一个月的销售结果也基本统计出来了,北域这一片儿是怎么回事,销量比上个月还要差很多,嗯?吞佛童子呢?”

      任沉浮:“启禀朱董,吞佛童子自上个月的销售会后就不见魔影了。”

      魔兵A(敲门):“报告董事长,有一封给您的信!”

      朱武皱眉,有种不好的预感:“嗯?是谁寄的?”

      “这……是吞佛先生。”

      朱武皱着眉打开信封,辞职信三个大字映入眼帘。

      ……“吞佛童子!!!!”

 

      时间:中秋节当晚

      地点:梅花坞

      今晚天晴无云,夜空晴凉如洗,月光明黄皎洁,剑雪无名坐在阳台的小摇椅上泡了两杯暮雪,淡淡的茶烟从杯中袅袅升起。一剑封禅端着盘子从屋内走了进来。

      “是什么馅儿的?”剑雪饶有兴趣的问。

      “你尝尝就知道了。”

      剑雪咬下一块月饼,甜糯的触感在舌尖融化,笑意不自觉的挂上了唇角。

      “红豆。”

 

      THE END

---------------------------------------------------------------------------------------

大概就是吞吞突然而至的恋爱脑让他自己是来干啥的刚才干了啥应该干啥(比如接着搞破坏或者辞职啊())每天过着美滋滋的小日子,直到韭菜和带鱼月饼东窗事发,他才想起来自己干的好事,还好还有邓王爷和他的带鱼月饼!(不是)


九峰莲潃的黑莲不见了,吞佛童子先生被告上了公法庭

中元节800字贺文,灵感来自于逆转霹雳QWQ

完全没有逻辑ORZ……不,不要在意细节QWQ


中元节当晚风雨交加。


第二天清晨,前去九峰莲潃打扫一莲托生大师生前居住地的小沙弥发现,一莲托生大师呕心沥血度化的象征着佛门的成就与光辉的那朵小黑莲不见了!


经过查证,当天傍晚有人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挂着两串糖葫芦的龙虾头出没于九峰莲潃附近。经核实无误后,吞佛童子先生收到了公法庭的传票。


昭穆尊:“开庭!吞佛童子,你可知罪?!”

吞佛:“吾倒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

南冥道真:“大胆狂徒,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偷了九峰莲潃的黑莲一事,我倒要看你能作何解释!”

吞佛无波无澜的看了南冥道真一眼:“那朵黑莲,你家的吗?”

南冥道真怒,昭穆尊抬手压制:“这么说汝是认罪了?黑莲虽非公法庭所有,确是佛门之物,如今被魔人所盗,公法庭定将维护武林正义,制裁偷盗者,现在主动交还赃物自首,吾可考虑从轻发落!”

吞佛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公法庭抓人定罪,只需要虚构一个子虚乌有的罪名,就算是公正处事了吗?”

昭穆尊:“公法庭秉公处事,当然不会捏造事实,看来你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传证人!”


小沙弥出庭。

小沙弥证言:“昨天是中元节,昨天晚上我奉师尊之命去九峰莲潃打扫……”

吞佛:“哦,汝专门等到中元将过,大雨将至的夜晚前往九峰莲潃打扫?”

小沙弥:“这……”看了一眼璎珞耶提。

昭穆尊:“肃静。”转向小沙弥:“昨日观天象确实晚间有大雨,为何等到夜晚才去打扫?”

璎珞耶提:“是我令他晚间前往。白日忙于处理鬼梁天下众党,到晚间乌云压顶,方才忆起佛友门下除却魔胎再无其他子弟,方才令惟空前去打扫。”

惟空:“昨晚我本想赶在大雨之前赶到九峰莲潃,却因路程遥远,走到半途便下起了大雨,我不敢耽误师尊的命令,便冒雨前进,无奈雨势太大,耽误前行的速度,待我来到九峰莲潃,已经快午夜了。那时我本想尽快打扫,却发现池子里的黑莲不见了。”

昭穆尊:“嗯。吞佛童子,你昨日傍晚在九峰莲潃附近出没,众多行人以及店老板都见过你的行踪,此事你抵赖不得!你还不认罪吗?!”

吞佛童子眼睛一转:“哦?那汝要如何?”

璎珞耶提:“吞佛童子,汝果然魔根深种,不知悔改!当日一步莲华不顾众人抗议,将汝带离万圣岩,保证汝从此从新做人,如今看来一步莲华果然是徇私包庇,汝与包庇汝的一步莲华皆该给佛门众人一个交代!”

吞佛斜眼看了璎珞耶提一眼,微微颔首:“昨日吾确实曾前往九峰莲潃附近。”

南冥道真:“哈!魔物!还不快将赃物交还!乖乖领罚认罪!”

吞佛:“吾昨日是到九峰莲潃附近的菜市场买鸡,吾在苦境生活开了一家炸鸡店,昨日店里的鸡不多了,吾因此出门采购。”

南冥道真:“口出狂言!汝当吾等是可以被汝糊弄的?!买鸡为何要到九峰莲潃附近的菜市场买!你的炸鸡店附近没有菜市场吗!”

昭穆尊:“道都令说的不错,吞佛童子,你家附近就有菜市场,若是没有企图,为何要到遥远的九峰莲潃买鸡?!”

吞佛:“我家附近的菜市场卖的鸡都是吃鸡饲料长大的,顾客抱怨口感很差。吾店卖的炸鸡苦境文明,自然童叟无欺,再买劣质鸡岂不是自砸招牌?”


群众议论:“对啊对啊,他家的鸡确实好吃!”


昭穆尊:“肃静!法庭不的喧哗!”

璎珞耶提:“吞佛童子你好算计,买鸡只是你的幌子,你借着买鸡的名义偷偷潜上九峰莲潃,偷走黑莲!庭主,这等心机之魔决不可留啊!”

昭穆尊:“吞佛童子,你作何解释?”

吞佛店主:“吾自从傍晚到了菜市场,在那里呆了一个小时,总共看过三家店主的鸡,直到离去并未离开过菜市场,全程都在看鸡,店主们都可为吾作证。”

昭穆尊:“嗯,休庭1个小时,儒都令,取证一事就交给你了。”


……


1小时后。

楚君仪:“回禀庭主,吞佛童子大约傍晚六点出现在九峰莲潃菜市场,七点左右离开,离开之时并无携带外物,离开后直接回家去了,在这一段时间之内确实在接连不断地看鸡,有多名人证,不似是作假。”

昭穆尊:“嗯,如此说来此事应是误会。”

璎珞耶提:“庭主!此事绝不是误会,而是吞佛童子的阴谋!吞佛童子傍晚出现在九峰莲潃附近,晚上黑莲就不见了!此事绝不可能与他无关!……定是吞佛童子先从九峰莲潃偷了黑莲,然后才故作无事的去菜市场买鸡!”

昭穆尊:“释都令的推测也合乎情理,吞佛童子你……”

吞佛店主抢道:“你作何解释?”

南冥道真:“大胆狂徒!竟敢打断庭主的话!”

吞佛店主:“昨日是中元节,不知为何生意极好,顾客络绎不绝,白天吾一直在店里卖炸鸡,直到傍晚炸鸡脱销吾才有时间出门,这些事想要查证应该不难。”

璎珞耶提:“那就是你故布疑阵,买完鸡后故意假装回家,回家后再潜上九峰莲潃偷取黑莲!”

昭穆尊:“吞佛童子,你的炸鸡店傍晚就打烊了,你要如何解释你晚上去了哪里?”

吞佛店主:“庭主的意思是,吾要是解释清楚晚上在哪里,接下来就该盘问我前天在哪里了?”

昭穆尊:“……”

昭穆尊:“……你白天出没于九峰莲潃附近,晚上黑莲就失踪了,这是事实。”

吞佛店主:“我白天出现在九峰莲潃附近的缘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一带的鸡是吃草长大的,肉质肥美。至于黑莲失踪一事,吾倒有问题要问释都令和庭主,汝等又是如何知晓黑莲是昨晚失踪的,而非早就失踪了呢?”

璎珞耶提:“我早知你有此一问,前天万圣岩即导师善法天子刚刚前往九峰莲潃拜访佛友故地,那时黑莲还在,昨日白天你出没在九峰莲潃,昨晚黑莲就不见了,你,就是凶手!”

吞佛目光变深:“哦?一莲托生大师与吾也是故交,吾与他论道数日也未曾听他提及过汝,可见汝与他并不相熟。善法天子头一天刚造访过九峰莲潃,汝不早不晚第二日在我出现在九峰莲潃菜市场之后,才派弟子在大雨夜前往九峰莲潃,汝要如何解释这多个时间点的巧合?”


群众议论:“对啊对啊,这也太巧了,怎么这么巧一天都没想起来,晚上快下雨了才想起来,看上去像是想嫁祸啊。”


昭穆尊:“肃静!释都令乃是佛门得道高僧,我相信他的人品。”

吞佛眸光一闪:“哦?证据在前,庭主还要包庇犯人吗?”

楚君仪:“有何证据?”

吞佛店主:“就算黑莲昨天失踪是被吾偷窃,那为何释都令脱口而出的确实‘你,就是凶手’?释都令怎会弄混偷盗者与凶手的区别呢?这并非是无心的口误,而是潜意识的脱口而出!汝得知吾白日曾出现在九峰莲潃附近,在吾离开后派弟子前往九峰莲潃,杀R……花灭口!栽赃嫁祸给吾,释都令,汝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璎珞耶提:“吞佛童子!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与你有何干系,嫁祸给你有何好处?!”

吞佛:“有何目的汝不是一开始就说了吗?若吾行为不端,那便是圣尊者的过失,万圣岩的圣尊者之位汝觊觎了很久吧!为了栽赃嫁祸不惜杀花灭口,璎珞耶提,汝心思之狠毒让魔佩服啊!”

璎珞耶提:“这……”


群众议论:“听上去很有道理,这个璎珞耶提的巧合也太多了,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巧合,而且他还有杀花嫁祸动机!”


楚君仪:“庭主,我认为此事与释都令有关,需开庭再审。若真是释都令杀花嫁祸,公法庭绝不姑息!”

昭穆尊:“儒都令说的没错,吞佛童子,此事是你冤枉了,公法庭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姑息一个坏人。关于释都令一事,此事与万圣岩关系莫大,就将释都令交由万圣岩处置,众人可有异议?”

吞佛店主:“庭主果然秉公处事。”


在公法庭耗了一天,再监视璎珞耶提被送到万圣岩,看到圣尊者亲自将这个畜生提进去,吞佛方才抓紧离开,婉拒了一步莲华意味深长的邀请。


从万圣岩出来时已经夜幕降临了,吞佛店主回到家已经是入夜了。

吞佛炸鸡店今天一天都没有开门,店主不在就算了,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没有加班费的朱厌今天也没有开店。是剑灵的偷懒还是剑主的过度压榨。


吞佛打开门,屋里一片漆黑,还没来得及问,一个绿色的海藻团子铺面而来:“吞佛,抱!”

吞佛一把抱起小团子:“朱厌,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说着打开灯,不由得眉心跳了跳。原本干净整洁优雅的屋子如今被拉的一塌糊涂,沙发上的垫子一溜的躺在地上无一幸免,桌布和花瓶在地上相亲相爱,茶杯很茶壶共赴黄泉了……

朱厌苦着脸:“主人,剑雪他不肯睡,非要你抱抱。”

说话间,趴在怀里的团子头靠在吞佛的肩上,眼皮挣扎了几下,已经睡着了。

“嗯。”吞佛将团子抱的更舒服一些,“朱厌,你把这些收拾了。”

朱厌:“不收拾行吗?反正明天还会拉乱的。”

“不行。对了,把昨天定的鸡去退了,让他们不要送了。”

“啊?那我们以后怎么办?多了一个人吃饭应该进更多的鸡啊?”

“去进土豆,以后我们改卖炸土豆了。”


END


-------------------------------------------------------------------------

其实是小团子中元节晚上育化了,然后用他的小短腿一个人摸到了炸鸡店还知道敲门,路上还淋成了一个落汤团TWT

为什么摸到炸鸡店?——吞佛在小黑莲生长的过程中一直去(fu)看(mo)他嘛,他潜

意识里觉得这个人(魔)很亲

怎么摸到的?——我们宝宝这么聪明肯定能摸到!


璎珞耶提到底在干啥:就是看到一个能嫁祸圣尊者的机会当机立断派出弟子去拔掉小黑莲然后嫁祸给吞佛店主(这个乌龟玩意我看正剧的时候就好想捅死他ORZ……)